飞书第一场发布会之前,我和谢欣聊了聊
全国服务热线

400-123-4567

拜托了冰箱

极限挑战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联系电话:400-123-4567
邮箱:3416451780@qq.com
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拜托了冰箱 >

拜托了冰箱

飞书第一场发布会之前,我和谢欣聊了聊

作者:采集侠 时间:2020-11-16 17:16   

最近飞书请我去参加他们的发布会,说是他们诞生以来第一次发布会。

我觉得很诧异,因为这个产品极客公园已经用了快一年了,我周围有不少公司也在用飞书,怎么到这个时候才正式亮相?

能看出来飞书这一年获得了不少头部企业的认可,各行业知名公司的高管和时下大家所熟悉的罗永浩、papi 酱、庞博等都会到场。一个 B 端产品的发布会凭什么吸引这些公众人物呢?

当然我最感兴趣的还有一点,刚开始用飞书的时候,我一度比飞书的团队还要兴奋。当时我觉得,飞书这个产品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字节跳动对「释放人的创造力和自驱力」这种世界观的结构化封装。但是当时不管字节跳动或者飞书的高管,都坚决不愿意去给自己下定义。所以选择在这时开这场发布会,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决定要讲清楚飞书背后的世界观了?

在发布会之前,我找到一个机会去和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聊了聊。我觉得聊的过程中,其实还是看到了飞书之前没有被展现出来的东西,也和大家共享一下。

努力做费劲的事

张鹏:你们说要开发布会的时候我才意识到,这是飞书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发布会。产品上线一年多第一次「亮相」,这个决策是怎么做的,背后逻辑是什么?

谢欣:做飞书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。和市场上同行不太一样的是,同行都是瞄准市场的需求去做,飞书刚开始要从字节跳动本身出发,满足公司内部需求。早期字节跳动内部已经用得很好了,但对于它能否对外满足客户需求,尤其和字节跳动业态差别比较大的公司,我们心里没有把握。所以我们一直在测试,找客户来尝试,直到觉得这个产品能够符合我们心中的基础品质,客户用了能达到我们的预期,才准备正式对外讲。

张鹏:飞书刚开始是有字节跳动企业文化加持的,现在要兼容更多企业,是因为发现它有普适性了吗?

谢欣:虽然初期较长时间飞书都只在内部使用,但我们从打造产品的时候就考虑对外。

这个产品里面有一些地方能体现字节跳动的文化,但我们尽可能把产品本身做到普适。有一些功能是很普适的,我们就把它做进去;仅仅是字节跳动才能用得上的功能,我们会把它作为一个应用放在产品里。

飞书一开始就考虑做一个大家都能用的东西,但也并没有普适到几乎所有企业。因为我发现有些公司的差异性确实比较大,在几年之内我们还是会有一些聚焦。

张鹏:这个聚焦怎么定义?

谢欣:字节跳动是一家什么风格的公司呢?是一家特别努力、一直往前奔跑的公司,我们总是致力于把公司发展得更好,让公司业务能够大踏步地前进。我们发现在当前这个阶段,越是向这样的企业介绍飞书的时候,他们越喜欢。

之前很多人问飞书适合哪个行业,我也拿不准,就说做移动互联网的,后来发现有些和移动互联网根本不搭、传统行业的公司也用得很好。其实不是跟行业相关,而是和这种感觉契合。

飞书本身只是一个工具型产品,但我们总是追求不同的方法让企业的工作效率变得更高。它不太来自于外部,而是一种内生的想法。我们自己在追寻更理想的工作方式,当前大家看到的飞书更多是一个提升效率的产品,但我们发现它一定程度上在帮助组织变革。

我们的一家客户,上下级比较分明,开会的时候老板问大家有没有其他的想法,没有人说话。我给他介绍过飞阅会(有关飞阅会的介绍可以看我之前的文章),他反馈用飞阅会之后,虽然大家还是不说话,但是会写在文档上,这个东西居然帮助他们做了一定程度上的组织变革。

张鹏:你们追求企业工作效率变高的根本动力是什么?

谢欣:市场上的机会主要有两类,一种是解决痛点,解决就能卖钱,这种产品非常多。还有一种是由于技术、社会环境的变化出现新的机会,你抓住新的机会做出新的可能性,当然很多复杂产品是两类融合的。飞书也是融合的产品,但是相对于其它产品,他们大部分都在满足第一点。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去思考第二点。

第二点不是企业给我们提的需求,就像之前我宣传飞阅会,从来没有 CEO 跟我说,他们开会的效率不高,能不能帮他们提升一下。因为大家已经对这些不好的东西习以为常了,没想过可以提升,我们就很愿意去思考这个东西有没有可能变化。

张鹏:所以其实飞书给了这些公司在生产利益层面上进一步迭代的空间,在这里面愿意拥抱变化的公司,通过这个变化去变得更好。在这个层面上,飞书和其他公司形成了共振。